焦点分析 21世纪会是生物学的试剂吗?但愿基因

  目前,中国整个生物医学界已经给此项试验定了基调:作为全球首例人体胚胎编辑试验,人们视其为无法直视的耻辱。更极端一点的想法是,可能将会有一批机构前来中国进行“想做而不被允许做”的人体试验。

  一天之内,南科大副教授贺建奎遭遇了这辈子,也可能是中国生物科技界最跌宕起伏的一天。风暴从他宣布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已经诞生开始。11月26日,该新闻事件在几个小时内发酵:实验者贺建奎在一批人的簇拥下走上神坛,冠之以“基因编辑之父”;又被另一批一榔头砸向地狱,“他应该去坐牢。”一位基因编辑行业的科研人员向36氪表示。

  深圳市卫计委26日晚间回应称,经查,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相关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这一机构未按要求进行备案。

  此项公开的人体试验中,通过基因编辑的手段可能降低了艾滋病的发生率,而对艾滋病的真正免疫距离甚远。

  再举一个在医学界广为传播的案例:5岁的时候,美国女孩Emily被诊断出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病情两度复发,生命岌岌可危。医生无计可施之际,建议她参与CAR-T临床试验。科学家们从Emily体内抽血提取出她的白细胞,在体外进行改造后使其成为CAR-T细胞,然后再输回体内,使其有能力识别和攻击癌细胞。刚开始治疗的时候,情况并不尽如人意,Emily因为CAR-T细胞疯狂攻击癌细胞的同时开始了连续的高烧,而且戴上了呼吸机。

  昔日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的那句线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甚至被改编成了“21世纪是生物学的试剂。”

  原标题:焦点分析 21世纪会是生物学的试剂吗?但愿基因编辑婴儿只是个伦理意外

  原标题:焦点分析 21世纪会是生物学的试剂吗?但愿基因编辑婴儿只是个伦理意外 一天之内,南科大副

  36氪了解到国内基因编辑的公司主要关注“难治愈疾病”,而非胚胎编辑。以启函生物、美格生物、克睿基因和安诺柏德为代表的基因编辑公司在中国至少有几十家。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人体试验:在人体上进行胚胎编辑,而且该胚胎本身并没有疾病。36氪采访到一位三甲医院伦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没有一个委员会会愿意集体冒这个风险的。”

  甚至,由于实验过程开始于基因编辑受精卵,这个孩子所携带的潜在脱靶风险将遗传给后代。

  人类的先天性疾病中,诸如地中海贫血、镰状红细胞贫血确实只需要改变寥寥几个基因便可以被彻底治愈。因而,切忌由于这个事件而一棍子打死基因编辑技术。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基因编辑这项技术必须被用来治病救人。或是针对有先天性疾病群体;或有后期患有恶性肿瘤的群体。若以“非治疗”为目的的手段,在健康的胚胎基础上改变基因,“预防”疾病,则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伦理所接受的。

  2)将体内细胞取出来,编辑后再放回人体——此项需要满足的条件是,受基因编辑的一方患有难治愈疾病,基因编辑的目的是消灭疾病;或患有先天性疾病的一方需要基因编辑得以继续生存,那么改变其基因缺陷也是可以接受的。比如镰刀型贫血症患者,该患者的红细胞缺氧时将会变成镰刀形(正常的是圆盘形),进而失去输氧的功能,红血球会因此破裂造成严重贫血,而基因编辑可通过编辑干细胞,使其恢复正常功能。

注: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8 AiLab Team. 亚博体育_亚博体育官网生工生物 版权所有    基因合成 | 基因分析 | 多肽蛋白制备分析 | 抗体及免疫学 | 细胞分析 |